关耳正

泡打粉放太多pancake会辣

唉,什么欲望都没有

考上了人生中最想去的大学以后,觉得一生的干劲就用完了啊.....midterm就颓废地过去了,难道要变成85%万岁嘛的狗?

照片

le ciel

最近狗生很不健康,长了两颗痘痘的说。喵~

与人同居

前任室友是个聒噪的女子,经过某次据说很准确的朋友圈测试自我定义为“软妹子”——是个大眼睛,头发像池塘里的水草一样柔软的girl。
曾经的宿舍里找不到宁静,所以它对于我来说就变得格外宝贵。
每次休息日早上,中午或下午醒来的一刹那都被我定义成了一场赌博。
“她在”——失落感像负30摄氏度的空气从鼻腔走到肺部,我立刻诚惶诚恐地闭上眼睛,装睡,想晚一点醒来。
“她不在”——(那是唯一的一次。嘤。QAQ。)冬天灰色的天空透着窗帘看了进来,喜悦罩在被子里。走廊里面的脚步声若有若无地穿进来,钟表嘀嗒跟着脉搏共振。安静的一天。

艸,结果现任是个宅女。撇嘴)